您的位置  创业  模式

中国买手带火意大利老奶奶,直播手工首饰,月销量涨300%

  • 来源:互联网
  • |
  • 2020-05-23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佛罗伦萨的一条古董街上,开着一家家历史悠久的首饰店。店里的老板,几乎都是六、七十岁的爷爷奶奶。

2月底,全城戒严,汪静最后一次去了安娜奶奶的店里。

平时熙熙攘攘的街道,如今门可罗雀。安娜坐在她那张大桌子后,低头专注地摆弄着手里的吊坠。

见汪静进店,安娜带她挑选了5000多欧元的首饰,全都装进行李箱后,安娜说:“等你走了,我就关门,回去躲病毒。”

在疫情扩散后,意大利古老的古董街,有的商家没顶住压力,倒闭了。有的将首饰低价卖给了前来拿货的中国熟客。

4月中旬,意大利新冠肺炎确诊人数超过16万。

汪静把15公斤重的首饰塞进行李箱,带了几件贴身衣物。乘着包机,从佛罗伦萨回了中国。

佛罗伦萨的珠宝街

3年前,汪静第一次走进安娜的首饰店。

那是一家古老的小店。店面不大,只容得下几个人自由走动。墙面几乎被各种珠宝首饰占满了。两面墙上,密密麻麻挂着用宝石、银、铜等材料,制成的吊坠、手链、耳环。

安娜一身浅蓝色套装,体型微胖,靠坐在手工台后的椅子上,微眯着眼,像是在思考什么。汪静看着她,脑子里蹦出一句话:“一只慵懒的猫。”

相熟之后,安娜才告诉汪静,当时她正思索着,刚从巴黎淘回来的宝石,要做成什么款式的项链。

巴黎是安娜的灵感之地。每个月,她都会去一次巴黎,在各种古董店里淘回稀有的裸石珠宝,在美术馆欣赏画作,从画里汲取灵感,用在自己打造的饰品上。

安娜在珠宝世家长大,祖辈都曾是珠宝匠人。打小,她就熟稔珠宝首饰的制作工艺。20多岁时,她将父辈的珠宝生意传承下来,经常跟着古董集市,跑去意大利的各个城市。还在佛罗伦萨开了自己的手工店。

如今,安娜60多岁了。她把大半辈子的精力,都放在了珠宝首饰上。在那条古老的一条街道上,像她一样,传承家族珠宝工艺的老匠人,有几十个。

这些老匠人店里的每一条项链,每一枚戒指,都是自己和徒弟亲手雕模、镀金、镶嵌制成的。工期少则十天半个月,多则几个月。有的老匠人要求严苛,稍有不满意,就全部推翻重来,一个戒指款式钻研好几年,是常有的事。

遇见汪静前,安娜的首饰,都是通过这家窄小的门店卖出去。门店位于佛罗伦萨的大教堂广场附近,除了多年积累下来的老客户,还有来自各地的游客。

安娜热情,拉着汪静讲她年轻时,跟人合伙做珠宝,到巴黎采购裸石,窝在小店里,设计成项链、戒指,然后到集市上摆摊。两人聊得起劲,安娜还带她认识了同一条街上,其他几位珠宝手艺人。

没过多久,汪静告诉安娜,自己可以把她的首饰,通过全球购买手店卖给中国的姑娘们。

安娜

到现在,汪静偶尔还会感叹,三年前自己做的那个改变生活轨迹的决定。

去意大利留学以前,汪静在景德镇陶瓷学院学习雕塑。她从小就有个艺术家梦,“坚信自己会在美术馆、画廊这种地方工作。”

2014年,她报班学习意大利语,立志要考取意大利最难进的一所美术学院念研究生。

汪静先后跑到南京、北京找专业的培训机构学习,“那两年,我一首歌都没听过,耳机里全是自己录的意大利语的文章。”

两年后,她如愿考上了。在学校的头一年,她没有逛过佛罗伦萨的景点,没有参加聚会,一心扑在学习上。最放松的事情,是逛一逛学校后门广场上的集市。

就是在集市上,她遇到了安娜。

在汪静看来,安娜的手工首饰是艺术品。她决定把这些首饰卖回国,当做兼职,挣生活费。

起初,她签约了一家首饰直播机构,这家机构在淘宝开了几家买手店,专门签约在世界各地的主播,直播当地的特色首饰。

汪静没做过直播,有些抗拒。心里嘀咕:“要做艺术家的人,能做直播吗?”因为性格内向,她在镜头面前几乎说不了几句话。

意大利时间的下午2点,是中国的晚上9点。每天这个时候,她带着镜头到安娜,和其他老匠人的店里,一件一件地给粉丝介绍首饰。

外形独特,且大多都是孤品,价格仅在几百、上千元。很快,她的宝贝被抢光了。

一天下午,汪静在安娜的店里待了5个小时,卖了10万元。她第一次对这份工作有了成就感。

汪静的粉丝也渐渐涨了起来。

不直播的时候,粉丝经常问她在哪里,今天怎么没直播。来自陌生人的关切也让她心头触动。汪静渐渐觉得,站在镜头前的生活方式也挺好的。

为了留在意大利,汪静延迟两年毕业,逛老爷爷老奶奶的首饰店,成了她生活里最重要的事。

“给女儿多留点钱”

从一个做艺术的人,变成一个“倒卖”艺术品的人。汪静一直觉得,自己虽然没有去美术馆工作,但还是留在了圈子里。

她跟十多个老匠人合作,每天下午到不同的店里直播。在跟大家混熟了以后,有的老匠人甚至把汪静的直播,当做是自己的休息时间。只要汪静一来店里,他就把大门一关,留汪静在店里,自己出门喝咖啡,和老姐妹、老兄弟聊天。

Carlo例外,“他是个性格古怪的老头。”

他是整条街上,最勤奋的一个老人。每天从早到晚工作12个小时,有时候一整天,都做着“雕刻蜡模,不满意重雕”这个动作。

见到汪静,他总会说起自己的从业往事。他骄傲地说,“在我60多岁的人生里,有40多年时间,都在打磨珠宝,往戒指上镶嵌宝石。”

有时候,Carlo的热情来了,想和汪静合影。汪静开玩笑道“我没有化妆”。他立马冷下脸,瞪着眼说,“你是不是嫌弃我。”然后转脸安静地做自己的首饰。

等汪静,化好妆来合影,他又说,“照片够多啦!”

在Carlo店里,有不少项链、戒指,都是Carlo做了几年,仍然不满意,不愿意拿出来卖的。当然,也有不少,是自己做得太满意,不舍得放手的。

汪静问他,为什么年纪大了还这么拼?Carlo说,除了自己热爱做首饰,还想为女儿多挣点钱。

近几年,意大利经济下滑,不少年轻人失业 ,有工作的人,工资也大不如从前。和中国父母一样,意大利老人也操心着孩子成年后的生活。

安娜的工作时长不比Carlo,她每天的工作内容排得很紧,定下的首饰也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做好。这位年过60的老奶奶,最放心不下的,是自己的儿子。

安娜有一个三、四十岁的儿子,并没有继承自己的手艺,而是选择出门打工。提起自己的儿子,安娜总说,“趁自己还有点名气,想给儿子多留点。”

网红

汪静的直播间里,安娜的店铺出镜最多。她经常在开播的前几分钟,带粉丝们逛一下佛罗伦萨的街头,沿着巷子走到安娜的店里。

这两年,来店里的中国人越来越多,安娜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是有点名气的。”

有粉丝告诉汪静,自己去佛罗伦萨旅游时,找出她的直播回放,按照路线,找到了安娜家。

再后来,安娜就频繁出现在小红书的“佛罗伦萨游记”里。安娜的店,成了很多中国游客,游玩佛罗伦萨时,必去的网红打卡地。汪静去安娜店里直播时,也发现店里不再冷清,几乎全是中国人。

有的中国人不会意大利语,汪静就成了安娜的“翻译”,只要她在店里,遇上中国的游客,几乎都是她帮安娜介绍店里的产品。

自己突然在中国火了一把,安娜很高兴。“她只知道自己在中国的某个软件上火了,但不知道是什么软件。”

到爷爷奶奶店铺直播的买手,渐渐越来越多。安娜排了一个表,每天是哪位买手进店直播,都写在板子上。

汪静估算了一下,一个买手直播一次,可以为老人们带来10万元左右的订单。一个月下来,老人们的店铺销售额,相比从前,至少涨了300%。

但疫情,打破了古董街的勃勃生机。

今年2月,买手们大多都已经回国。意大利的确诊人数还在不断上涨,老匠人们的店铺不得不关闭。

这一关就是两个多月。曾跟汪静合作过的一个老爷爷,不久前联系她,说自己有一家店要倒闭了,想把货打包卖给她。“2折出售。”

汪静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敢接。

不仅是老人的店铺受到了影响,她自己的买手店,也因为没有上新,销售额下降了一大半。

但她还在坚持每周做直播,“即使不卖货,聊天也可以。”

5月18日,是意大利门店解封的日子,街边店可以开门营业。汪静决定8月之后,再回意大利。

尽管人在中国,但汪静还是每天和古董街上的爷爷奶奶视频聊天。她想起回国前,隔离在意大利房间里,每天和邻居在阳台上跳舞,开演唱会的日子。这让她觉得,即使再艰难,意大利人也会乐观面对。“总会过去的。”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