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建站  经验

美四大科技巨头首聚听证会,特朗普:早该如此,我可以亲自来

  • 来源:互联网
  • |
  • 2020-08-01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北京时间周四凌晨 1 点,一场吸引了全世界眼球的反垄断听证会于美国国会举行。

这次会议的阵容华丽,被合称为 “Big Four” 的 Google、Amazon、Facebook、Apple 四家顶级互联网公司的 CEO 全部聚齐,并接受了以美国众议院最高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大卫 · 西西林(David N. Cicilline,罗德岛州民主党)为首的小组成员近 6 个小时的质询。

截至周三美股收盘,这四家公司的股价总和已经达到了 4.38 万亿美元,折合约 14.5 个贵州茅台。

无疑,这四家公司在各自行业分类中占据主导地位,共和党众议员单伯纳(Jim Sensenbrenner)以较温和的口吻开场:在人们深陷疫情之际,这些科技巨擘是互联网生活的核心,他们理应因强大的力量而面临更多检视。

接下来 DeepTech 带你领略下这场战役中各大 CEO 的表现。

脸书——抄袭能让公司更快前进

先提脸书,主要因为扎克伯格已经是美国国会听证的常客。

2018 年 4 月 10 日到 4 月 11 日,他因涉及隐私泄露问题,全程保持微笑同议员们鏖战了 10 个小时。2019 年 10 月 24 日,他又因 Libra(天秤币)的问题被集中质询。这次的反垄断听证会上,他依旧是主角,被问询达 16 次。

问询主要围绕 Facebook 的一些列收购案展开,议会方认为扎克伯格通过抄袭竞争对手产品功能和 “恶意” 收购的方式,软硬兼施,违反了“反托拉斯法”。

并且议会出示了部分证据,根据 Instagram 创始人跟一位投资者的对话记录显示,前者认为扎克伯格的言语构成了威胁,担心如果不卖出 Instagram,Facebook 将采取 “破坏模式” 的策略。而另一份扎克伯格与下属之间的邮件更有意思,内容显示小扎同意下属以 “人人网” 和“腾讯”为例,引出 “抄袭能让公司更快前进” 的说法。

而扎克伯格的应对是这样,先是对能否认的部分坚决否认“没有,不是我,不知道”,然后对无法否认的部分合理化解释,“Facebook 当年在收购 Instagram 时,它的情况远不如今天,收购并不能保证 Instagram 一定会成功”,最后总结陈词甩锅给友商,“美国最受欢迎的信息服务是 iMessage、增长最快的应用是 TikTok、最受欢迎的视频应用是 YouTube、增长最快的广告平台是 Amazon、最大的广告平台是 Google”。

而事实是怎样的呢?

Facebook 先后收购了 Instagram、WhatsApp,这些收购案被事实证明对 Facebook 助益良多,甚至被评为续命之举。时至今日,Facebook 的月活人数已经达到 30 亿(2020 年 1 月数据),这几乎占到了除中国之外世界人口的一半。

亚马逊——我们童叟无欺,不服出门右转

亚马逊的 CEO 贝索斯在这次听证会上表现得非常轻松,甚至队友在被 “拷问” 时还惬意地吃起了小点心。这位即使离婚也以 1130 亿美元登顶 2020 年福布斯世界富豪榜的壮年男士,显然并没有太在意议员们对他的质询。

贝索斯本次听证会也被提问了 13 次。这些提问主要围绕着,作为一家电商平台,有大量的第三方商家入驻其中,于是亚马逊拥有了这些商家的全部商品数据。但与此同时,亚马逊又经营自己的自有品牌,利用这些数据,然后在搜索推荐方案上 “优化” 一下,很容易就会让之前的这个领域的其他畅销商品土崩瓦解。

对此,贝索斯的回应是这样的,亚马逊的确有一条关于禁止使用第三方卖家数据,来支持亚马逊自有品牌业务的规定。但他同时也承认,“我不能向你保证,这项政策从未被违反过”。

不知道大家看到这个回答是什么感觉,但最直观的感受是,对于使用或不使用第三方商家的数据,贝索斯的态度是傲慢的。

其实,网络上对亚马逊这方面的批评从来没有止歇过。

2017 年,一款此前一直不温不火的玩具产品在亚马逊上突然走红。一家来自中国的网店正是这款玩具的最早一批卖家,当店主加班加点补货完毕的时候,却收到了亚马逊一封邮件,告知他们这批新货“全部丢失了”。店主当场崩溃,结果没几天却发现亚马逊的一家自营品牌却冒出头来,并且售价要比之前高不少。店主对此表示了极度的怀疑,短期内能生产这款冷门玩具的工厂就那么几家,亚马逊的货是石头里蹦出来的么?他和同行们最终得出一个比较合理的结论:亚马逊偷走了他们的货物,原价赔偿他们的货款,然后高价倒卖。

这类 “既当裁判,又当球员” 的事件还有很多,就不再一一列举。

问询最后,贝索斯这样表示,“亚马逊应该受到审查,我们的责任是确保亚马逊以优异的成绩通过这样的审查”,很明显的有恃无恐。

让人奇怪的是,既然在亚马逊的平台会遭遇到不公平的待遇,为什么这些商家不换个平台呢?为什么呢?

苹果——安卓阵营很好很强大

库克是这次听证会最轻松的人,没有之一,自始至终仅被提问了 7 次。

在开场白中,库克把苹果定位成了一家“独特的美国公司”,在公司开展业务的任何市场“都不拥有支配性市场份额”。他在列举智能机市场竞争时提到了谷歌、三星、LG 等。就像我们相信 iPhone 提供了最好的用户体验一样,我们同样清楚它绝不是消费者的唯一选择。库克在证词中称。

然而议员们显然有所准备,并未对市场份额抓着不放,而是指向了苹果一直为人所诟病的“苹果税”。

在 iPhone 的游戏或直播等应用中充值的小伙伴们可能会奇怪,为什么明明充了 10 块钱,却只得到 7 块钱的道具,那 3 块钱哪儿去了。答案是苹果拿走了。

有两种情况苹果会对应用方抽取佣金,第一就是苹果用户首次购买这款应用的时候,这个比较好理解,而且是一次性的。最引发争议的是第二点,即应用内付费,这个适用范围就很广了。原则上,除了涉及到线下的业务,比如订机票、酒店、购买商品等,可以避免,其它的消费行为都逃脱不了 “交税” 的命运。

2017 年,就苹果是否应该对微信公众号打赏抽税的问题,苹果和腾讯两家公司经过了多轮会晤,终于以腾讯取消 iOS 端的微信打赏功能告一段落,直到大概一年之后,两家才终于谈妥,不管是腾讯还是苹果,都不对这部分打赏抽取佣金。这件事在国内引发了对苹果非常不利的舆论,如果不是因为微信用户的巨大体量,苹果是否会妥协还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诚然,库克说的都是事实,苹果确实不在整个智能手机市场具有垄断地位,安卓也的确是全球第一大手机操作系统。但一方面安卓机的整体价格水平处于中低端,与苹果的品牌定位相比有天然劣势。另外最关键的安卓阵营经过多年的厮杀,并没有出现一位能够一统江湖的存在,各家自成体系,却又都不够普及。总的来说,Google 所致力于解决的碎片化问题,近些年反而更加严重。

这样的状况就像一名壮汉对垒十个孩子,从数量上安卓占优,但由于一盘散沙的状态,任何一方势力都不足以与苹果匹敌。假以时日,苹果对安卓采用分而治之,各个击破的策略也绝非不可能。

谷歌——“作恶”是我们的座右铭

同 Facebook 一样,谷歌也是这次听证会被 “优待” 的主角之一,皮查伊被问询次数同小扎一样,都是 16 次。

据 ReliableSoft 2019 年数据,Google 在全世界内搜索引擎排名第一,占比 81.5 %,而排名第二的 Bing 仅 6 %。此外,谷歌在广告、邮箱(Gmail)、浏览器(Chrome)、网络视频(YouTube)和手机操作系统(Android)等领域也全部处于霸主地位。

得益于搜索的特殊性,Google 能对其他网站实施类似 “监控” 措施,所有的公开网站,都逃不过谷歌的眼睛。

借此,他们可以更早得知谁将会成为下一只“当红的鸭子”,而谁正在默默失血。并且他们还能通过对搜索结果的干扰去调整这一趋势,造成假象,甚至改变发展进程。

议员们对此表示出了强烈的质疑和担忧,皮查伊对此的回应是“就像其他企业一样,我们试图从我们可以看到的数据中了解趋势,并利用这些数据为我们的用户改进我们的产品”。

此外,在互联网广告领域,谷歌也遭到了质疑。

有议员指出,谷歌在整个在线广告的市场上已经成为了霸主,在广告买方市场(对接广告主)和广告交易平台这两个板块上市场份额过半,在卖方市场(对接媒介)的份额更是接近百分之百。

谷歌既做买方又做卖方,这看起来很像股市。你们拥有整个链条和价格信息,可以提高买价压低卖价,赚取高额差价,这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内幕交易——和股市唯一的区别就是没有监管。

皮查伊对此无力回应,只能使用标准的外交辞令:我并不十分熟悉,我已经看过各种报道,但是你知道,谷歌是一个受欢迎的选择。

烤架上的鸭子

外媒用 “上烤架” 来形容听证会上的这四家公司,但纵观整场会议,某些公司下面的炭火很旺,还不翻面,被烤得焦黑;某些公司就好得多,炭火不旺,还时不时翻个面。

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是多样的,表面上是因为他们某种意义上的垄断,但如果从另一个角度看,其实何尝不是因为他们垄断得还不够。所谓,窃钩者诛,窃国者侯,自古通理。

四巨头看似市值高企,风光无限,但其实内里塞满了棉絮,他们对于国家层面的竞争远远没有达到 “不可或缺” 的地步。

假设最坏的情况发生,四巨头的所有痕迹原地消失(注意不是分拆),人们无法用谷歌搜索,脸书社交,苹果手机,亚马逊购物,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上午,那么下午就会有一票公司争相替补,雅虎搜索、微软领英、eBay,以及数不胜数的手机品牌。

民众会发现,或许短时间内,生活体验稍有下降,但随着嗅觉灵敏的资本蜂拥而至,替补公司的软硬件和服务水平会快速迭代,进而成为新的“巨头”,或许多年之后他们会再齐聚同样的听证会,重复着乏味的历史轮回。

这样的事情在美国历史上并非没有先例,1911 年,洛克菲勒创办的标准石油公司被分拆为 34 个小公司,经过一系列重组兼并,埃克森美孚成为其继任者。1984 年,美国 AT&T 被解体为 7 个地区性公司,其后继者至今以 AT&T 的名字屹立美国不倒。

今天,这些互联网巨头的所谓“壁垒”,其实是建立在很多基础设施之上的,而这些基础设施,并非来自他们。

在战略层面,他们比不上那些开采矿石、天然气、石油的企业,比不上那些种植玉米大豆的农民,比不上军工企业军火商,甚至比不过“台积电”。

网络上的“争夺战”

3 个月之后,一场对美国和全世界都无比重要的选举即将举行。

从目前的民调来看,选情对特朗普非常不利。虽然他以邮寄选票 “不安全” 为理由,呼吁推迟大选,但显然也不会有什么作用,一方面美国宪法规定总统无此项权利,另一方面想要搞定参众两院也堪比登天。

任何一方想要赢得选举,互联网都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工具,本次反垄断会议上的巨头们,无疑将成为以拜登为首的民主党和以特朗普为首的共和党的必争之地。

在听证会上其实已经有所体现。

有共和党议员指出,在特朗普和希拉里竞选的时候,谷歌曾将特朗普的竞选邮件标记为垃圾邮件,被丢到了垃圾箱里。并且,搜索“idiot”(白痴)关键词,会出现大量特朗普的照片。虽然皮查伊对此表示并非故意,是算法的原因导致,但该议员仍一再强调谷歌在大选中应保证其公平性。

多年前,谷歌还没有退出中国的时候,百度谷歌两平台搜索 “SB” 的时候会出现对家的场景,也要由算法背锅?

Facebook 也有类似的行为,不过恰恰相反,他们选择包庇了特朗普。2020 年 6 月 1 日,脸书的部分员工进行了一场线上罢工,以抗议该公司 CEO 扎克伯格不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一系列有争议的帖子采取行动的决定。

抗议员工认为,面对时下肆起的疫情谣言、关于各式猜忌的阴谋帖子,Facebook 将 “一键删除、彻底清空” 的政策贯彻到底。而面对特朗普发布 “抢劫开始,射击就开始”这一类关于暴力言论的帖子,Facebook 却选择视而不见,这种不作为的做法让脸书失去了员工的信任。

这场闹剧甚至引起了一连串的效应,150 多个品牌和机构加入了抵制脸书的行动,其中不乏联合利华、可口可乐、百事可乐、星巴克和李维斯服装在内的大品牌,Facebook 的账面损失或许不大,但商誉损失绝对不小。

此外,Twitter 和 TikTok 可能也会遭到被迫站队的局面,或者更坏,不站我,也不能让你站他。

早在本次反垄断听证会之前,就有共和党议员表示过 Twitter 也应该出席该场会议,他们在信中写道:我们认为两党议员都有兴趣了解 Twitter 针对其市场地位、平台内容审核角色、最近引发广泛关注的安全事件发表的评论。

不过,这一建议后来可能因为 Twitter 公司本身体量不足等问题而未被采纳。但外界都认为特朗普不会放过 Twitter,此前他的一些推文被 Twitter 官方标注为“虚假信息”,而随着大选日将近,某些竞选推文如果再被标注,将是一件很难堪的事情。

以垄断之名

听证会上,美国众议院最高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大卫 · 西西林表示,人们期待已久的科技企业权力调查结果报告最早将于 8 月下旬发布,在此之前他们的团队已经准备了一年有余。

彼时,一系列的听证会或许终于能够尘埃落定,各家巨头不管是涉险过关,还是被无情分拆,恐怕都逃不脱成为美国政客案板上的鱼肉。存续或者拆分,一切都必将以大选为中心展开。

假如出现巨头被分拆的情况,特朗普或许乐见其成,毕竟大卫 · 西西林是民主党人,坏事都是他们做的,但由此多出来的工作岗位,却可以算是特朗普的政绩。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古墓丽影7修改器
  • 编辑:宋智孝
  • 相关文章